G35杜甫五律《逢唐兴刘主簿弟》读记

2021-07-08

杜甫五律《逢唐兴刘主簿弟》读记

(幼溪西)

逢唐兴刘主簿弟

别脱离元末,连年绝尺书。

江山且相见,戎马未安居。

剑表官人冷,关中驿骑疏。

轻舟下吴会,主簿意何如?

蜀州有唐兴县。(《元和郡县图志》:(蜀州)“唐兴县,看。西北至州四十里。本汉江原县地,…垂拱二年割入蜀州。天分元年以犯讳改为唐安,至德二年改为唐兴县。”)上元二年(761)秋,杜甫曾到访唐兴县。(时蜀州刺史为高适。唐兴县令为王潜。王潜邀杜甫写《唐兴客馆记》。)在唐兴,杜甫遇到老至交刘主簿。杜甫或比刘略长,故称之为弟。异乡遇故旧,杜甫自然要作诗一始。

别脱离元末,连年绝尺书。江山且相见,戎马未安居。

尺书:指书籍;指书信。《论衡-书解》(汉-王充):“秦虽无道,不燔诸子,诸子尺书,文篇具在。”《采葛妇歌》(先秦):“吴王欢兮飞尺书。”《寄赠齐公》(隋-杜淹):“此时寸内心,难用尺书传。”

江山:江河山岳。《庄子-山木》:“彼其道远而险,又有江山,吾无舟车,奈何?”《江赋》(晋-郭璞):“芦人渔子,摈(bìn)落江山。”《应庞参军并序》(魏晋-陶潜):“情通万里表,形迹滞江山。”

戎马:战马;借指战乱。《却东西门走》(魏晋-曹操):“戎马不解鞍,铠甲不离傍。”《登岳阳楼》(唐-杜甫):“戎马关山北,凭轩涕泗流。”

大意:开元末吾们别离,自此后书信终止。由于战乱你吾未能安居,今天再次重逢于江河山川。

剑表官人冷,欧宝品牌关中驿骑疏。轻舟下吴会,主簿意何如?

官人:唐时指官员。《旅次文水县喜遇李少府》(唐-施肩吾):“为君三日废走程,一县官人是酒朋。”《劝酒》(唐-白居易):“初登高第后,乍作益官人。”

驿骑:驿马。《惟庸蜀》(魏晋-傅玄):“驿骑进羽檄。”《寒食江州满塘驿》(唐-宋之问):“驿骑明朝宿那里,猿声今夜断君肠。”

吴会:秦汉会稽郡治吴县,郡县连称;东汉分会稽郡为吴、会稽二郡,并称;后亦泛称此两郡故地。《后汉书-蔡邕传》:“邕虑卒难免,乃亡命江海,远迹吴会。”《杂诗》(魏晋-曹丕):“西北有浮云,亭亭如车盖。惜哉时不遇,适与飘风会。吹吾东南走,走走至吴会。吴会非吾乡,安得久留滞。”《于塞北春日思归》(隋-陈子良):“吾家吴会青山远,异乡关塞白云深。”

大意:剑表的官员很冷淡,来自关中的驿马也很稀奇。乘轻舟东下吴地,刘主簿意下何如?

这始诗前二联交代背景。开元末(或在洛阳)二人别离,众年再无新闻。战乱中二人飘泊异乡,在这迢遥的山川间吾们再次重逢。颈联写现在感受。一是“剑表官人冷”。这对杜甫感受犹深。杜甫自然期待“官人”对本身亲炎一点。遇到难得及时协助。二是“关中驿骑疏”。这更是二人共同感受。“关中”借指长安。长安新闻疏,既有朝廷新闻疏也有故乡新闻疏之意。蜀地照样太冷僻了。尾联作结。蜀地“官人冷”又太闭塞,咋办呢?从蜀道回往太难,干脆轻舟东下?固然洛阳还在战乱,吾们能够先到“吴会”。等战乱终结,从吴会经运河即可轻舟洛阳。吾这现在的你认为可走不?(此时杜甫已有轻舟东下思想。后来洛阳“自在”,杜甫在《闻官军收河南河北》一诗中修改了回洛阳路线:“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不往吴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