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2杜甫五律《秦州杂诗二十首其四》读记

2021-07-08

杜甫五律《秦州杂诗二十首其四》读记

(幼溪西)

秦州杂诗二十首其四

鼓角缘边郡,川原欲夜时。

秋听殷地发,风散入云哀。

抱叶寒蝉静,归来独鸟迟。

万方声一切,吾道竟何之?

《秦州杂诗二十首》是一组以诗代简的纪走诗。《其四》写在秦州闻边城鼓角声所感。

鼓角缘边郡,川原欲夜时。秋听殷地发,风散入云哀。

缘:边沿;沿着;牵连;攀附。《荀子-议兵》:“缘之以方城。”《桃花源记》(晋-陶潜):“缘溪走,忘路之远近。”《孟子-梁惠王上》:“以若所为,求若所欲,犹缘木而求鱼也。”

边郡:指秦州。

川原:河流与田园;田园。《晚次笑乡县》(唐-陈子昂):“川原迷旧国,道路入边城。”《临高台送黎拾遗》(唐-王维):“相送临高台,川原杳何极。”《年迈别》(唐-杜甫):“积尸草木腥,流血川原丹。”

殷(yǐn):波动。《殷其雷》(先秦-诗经):“殷其雷,在南山之阳。”《上林赋》(汉-司马相如):“车骑雷首,殷天动地。”《东陂遇雨》(唐-孟浩然):“殷殷雷声作,森森雨足垂。”

大意:秋天的田园即将天黑,边城秦州鼓角四首。听首来似是大地颤动,凄严哀凉,随风响彻云霄。

抱叶寒蝉静,归来独鸟迟。万方声一切,吾道竟何之?

抱叶:《早发首兴江口》(唐-宋之问):“抱叶玄猿啸,衔花翡翠来。”《卧病》(唐-戴叔伦):“多鸟趋林健,孤蝉抱叶吟。”《寿星院寒碧轩》(宋-苏轼):“日高山蝉抱叶响,人静翠羽穿林飞。”

万方:各地。《夏夜叹》(唐-杜甫):“竟夕击刁斗,欧宝资讯喧声连万方。”《登楼》(唐-杜甫):“花近高楼伤客心,万方多难此登临。”

一切:整齐。(概为古代量粮食时刮平斗斛之木)。《九章-怀沙》(先秦-屈原):“同糅玉石兮,一切而相量。”《诗并序》(唐-王梵志):“管户无五百,相联相符概望。”《过汉口》(唐-韩偓):“浊世清名一切息,古今翻覆剩堪愁。”

大意:受惊的寒蝉静静地抱着树叶,一只孤鸟犹疑不敢归巢。天下到处是鼓角震天,吾原形该往那里安身?

这首诗写闻鼓角有感。秦州行为边塞重镇,起码在战乱期间,每逢薄暮早晨都有鼓角声。首联写得当秦州城“欲夜时”,鼓角响首。颔联写鼓角声震耳欲聋。听首来似乎“殷地发”,响彻云霄,凄苦哀壮。颈联似是写鼓角声中之景。寒蝉抱着树上的枝叶,惊得不鸣不动。孤独的鸟犹疑地不敢归来。这只是在写鼓角声中的蝉和鸟吗?战乱中平民无家可归的有之,有家难归的有之,在家战战兢兢的更多。杜甫本身也是云云。洛阳有家被乱贼占有。长安有位被皇上“移官”。即使到了华州也遭到倾轧(杜甫《题郑县亭子》:“巢边野雀群欺燕,花底山蜂远趁人”)。现在到了秦州,又是这震天动地的鼓角。难道吐蕃要来了?尾联很自然地发出感叹:天底下到处都如此,吾的“道”究在何方?这边“道”是广义的。杜甫要问的不光是要身在那里,还包括异日原形要走什么路。(杜甫心里还在挣扎。仕途呢?隐居呢?)

(有个疑问:杜甫不论是在成都、梓州、夔州照样湖湘,都会与地方官亲昵接触。唯秦州例表。从杜甫留存诗作望,杜甫与秦州官员没一点有关。这是平常的吗?杜甫不是“因人”来秦州的吗?吾疑心,杜甫与秦州都督府的官员有过接触。也许接触并不喜悦。也也许有关诗作没保留下来。倘若要说杜甫辞官后携家带口千里迢迢到秦州是为了血缘已最远的侄子或者根本帮不上啥忙的赞上人,逆正吾是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