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01 杜甫七言歌走《苏端薛复筵简薛华醉歌》读记

2021-07-08

杜甫七言歌走《苏端薛复筵简薛华醉歌》读记

(幼溪西)

苏端薛复筵简薛华醉歌

文章有神交有道,端复得之信用早。

喜欢客满堂尽豪翰,开筵上日思芳草。

安得健步移远梅,乱插繁花向晴昊。

千里犹残旧冰雪,百壶且试开怀抱。

年迈凶闻战鼓悲,急觞为缓郁闷心捣。

少年全力纵说乐,看吾形容已枯槁。

坐中薛华善醉歌,歌辞自作风格老。

最近海内为长句,汝与山东李白益。

何刘沈谢力未工,才兼鲍昭愁绝倒。

诸生颇尽新知乐,万事终伤不自保。

气酣日落西风来,愿吹野水增金杯。

如渑之酒常快意,亦知穷愁安在哉。

忽忆雨时秋井塌,前人白骨生青苔,

如何不饮令心悲。

此诗是杜甫于天宝十五载(756)正月初一作。题中“苏端”、“薛复”是宴会主人,参加宴会的起码还有薛华和杜甫。筵会中,或是薛华先有一首七言醉歌,杜甫之后赋此歌“简薛华”。(此时,安禄山已占有洛阳。杜甫这些人答已知安史之乱的爆发。)

文章有神交有道,端复得之信用早。

喜欢客满堂尽豪翰,开筵上日思芳草。

安得健步移远梅,乱插繁花向晴昊。

交有道:《孔丛子》:“孔子高天下之高士也,取友以走,交游以道。”

端复:指苏端、薛复。

喜欢客:《公宴诗》(魏-曹植):“公子亲喜欢客,终宴不知疲。”《与卢象集朱家》(唐-王维):“主人能喜欢客,镇日有阿谀。”

上日:朔日,即阴历初一。《书-舜典》:“正月上日,受终于文祖。”孔传:“上日,朔日也。”

芳草:香草;喻贤德之人。《离骚》:“何以前之芳草兮,今直为此萧艾也。”

豪翰:指毛笔;引申为诗文;引申为文才出多的人。

繁花:古时也作“荣华”。怒放的花。《咏怀》(汉-阮籍):“荣华有干瘦,堂上生荆杞。”《寄李白》(唐-任华):“繁花越台上,细柳吴宫侧。”

晴昊:晴空。昊:本意即天。《对镜辞》(宋-张侃):“欲醉未醉间,浩歌出晴昊。”

大意:文章出彩,交友有道,苏端、薛复信用早就广为张扬。阴历初一设宴,期待贤德之人都能来。亲炎待客,厅堂上都是文才出多之士。多想快步从遥远移来梅树,让繁密的花儿一丛丛向着晴空怒放。

千里犹残旧冰雪,百壶且试开怀抱。

年迈凶闻战鼓悲,急觞为缓郁闷心捣。

少年全力纵说乐,看吾形容已枯槁。

怀抱:《九章》:“怀质抱情,独无匹兮。”此怀抱二字所本。古诗:“临风送怀抱。”

凶(wū):厌。凶闻:厌闻。《拟古》(魏晋-陶潜):“厌闻世上语,结友到临淄。”《喻瀼溪乡旧游》(唐-元结):“况曾经反乱,日厌闻搏斗。”《旧五代史-唐书-末帝纪中》:“怀忠抱直之人,虚心谒见;便佞诡随之说,杜耳凶闻。”

觞(shāng):酒杯;向人敬酒;饮。《礼记-投壶》:“请走觞”。《吕氏春秋》:“管仲觞桓公。”《兰亭集序》(晋-王羲之):“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西溪次韵》(宋-刘跂):“城堞传厉鼓,尊罍(léi)动急觞。”

郁闷心捣:郁闷思伤痛,心中如被撞击。《邶风-柏舟》(先秦-诗经):“郁闷心悄悄,愠(yùn)于群幼。”(愠:死路恨。)《幼弁》(先秦-诗经):“吾心忧伤,惄(nì)焉如捣。”(惄:郁闷思。)

枯槁:消瘦,干瘦。《远游》(先秦-屈原):“神倏忽而不反兮,形枯槁而独留。”《战国策》:“(苏秦)形销骨立,面现在犁暗。”《饮酒二十首并序》(魏晋-陶潜):“虽留身后名,一生亦枯槁。”

大意:残冰剩雪绵延千里。让吾们痛饮百壶试开怀抱。已近晚年的吾惊闻叛变的战鼓响首,情感悲悲;急于喝酒是为了减缓如同被捣碎的心的悲愁。年轻人纵情说乐,而吾已经形容干瘦。

坐中薛华善醉歌,歌辞自作风格老。

最近海内为长句,汝与山东李白益。

何刘沈谢力未工,才兼鲍昭愁绝倒。

长句:指七言诗。

何刘沈谢:指何逊(466-519),欧宝资讯刘孝绰(481-539),沈约(441-513),谢朓(464-499),都是南朝诗人。《梁晋》:何逊文章与刘孝绰,并见重于世,世谓之何刘。

鲍昭:即鲍照(416-466)。南朝诗人。

绝倒:即“令人绝倒”。形容尊重之极。《世说》:“卫玠谈道,平子绝倒。”《听杜山人弹胡笳》(唐-戎昱):“杜陵老师证此道,沈家祝家皆绝倒。”《赠李十二白 》(唐-崔宗之):“清论既抵掌,玄谈又绝倒。”

大意:座席之中,薛华老师拿手醉后放歌,自作歌词,风格老到。对七言诗(长句)而言,最近海内只有您与山东李白最棒。何逊、刘孝绰、沈约、谢朓的七言功力还不够工稳,你还兼收鲍照诗风,写首诗来绝妙至极,人所不敷。

诸生颇尽新知乐,万事终伤不自保。

气酣日落西风来,愿吹野水增金杯。

如渑之酒常快意,亦知穷愁安在哉。

忽忆雨时秋井塌,前人白骨生青苔,如何不饮令心悲。

诸生:《为范尚书让吏部封侯第一外》(南朝梁-任昉):“臣本自诸生,家承素业。”《送薛居士和州读书》(唐-厉维):“年少不该辞苦节,诸生若遇亦封侯。”《送友人及第归江南》(唐-张乔):“登车思去事,回首勉诸生。”

新知:新结交的亲信。《九歌-少司命》(先秦-屈原):“悲莫悲兮生离别,乐莫乐兮新相知。”《乞食》(晋-陶潜):“情欣新知劝,言咏遂赋诗。”

野水:田园之水。

渑(miǎn):渑池。本名黾池。以池内注水生黾而得名。《左传》:“有酒如渑。”《览古》(魏晋-卢谌):“爰在渑池会,二主克交欢。”

快意:形容喜悦舒坦。《汉书-鲍宣传》:“治天下者,当用天下之心为心,不得自专快意而已也!”《壮游》(唐-杜甫):“快意八九年,西归到咸阳。

秋井:同“金井”。指陵墓。《次韵孔毅父久旱斯须甚雨》(宋-苏轼):“不须更待秋井塌,见人白骨方衔杯。”

大意:各儒生尽力让吾这个“新知”起劲,然而太多事情令人难受,吾现在是自身不保。正值气氛酣畅时,太阳西落秋风西来。真想以田园之水增满这精美的酒杯。肆意畅饮如渑池之水的美酒。也清新云云会遗忘“穷愁”。骤然想首,下雨时曾见过陵墓坍塌,物化者白骨生满苔藓。既如此为什么不尽情畅饮,要让本身哀伤呢?

此诗分四层。首层6句写苏端、薛复设宴。此二人的详细生平概略。按此诗,二人“文章有神”且交友“有道”。大岁首一设宴宴请“豪翰”“芳草”们,甚至想在宴席上插遍梅花。这个时节也许也只有梅花开放。两位主人是诚信的也是亲炎的。接着6句为第二层,写参加这次筵会的感受。感受之一是现在天气仍很冷,欲痛饮以敞开襟怀。之二是清新了安史叛乱,情感悲悲,想借酒减缓悲愁。之三是你们都很年轻,吾已形容干瘦。再接着6句为第三层写薛华。杜甫对薛华评价甚高。说他的七言古诗可比李白。说与之相比,“何刘沈谢力未工”。说他“才兼鲍昭”。说他的诗作令本身“愁绝倒”。(怅然异国诗作流传下来。)末了9句为第四层。写醉歌理由。各位宾主都尽力让吾这个“新知”起劲,然而太多事令人难受,起劲不首来。(这一点吾们置信,前不久回奉先探亲,幼儿子短命。杜甫写了一首五百字的长诗。其中有“望族酒肉臭,路有冻物化骨”的名句。)杜甫只想醉酒。远看窗外,日落西风,也许看到了一池野水,杜甫想到的是“增酒杯”。杜甫醉酒是为了“快意”,是为了借酒浇愁。末了3句杜甫又推进了一层:骤然想首,下雨时曾见过陵墓坍塌,物化者白骨生满苔藓。每幼我最后的终局都是如此。既然如此为何不尽情畅饮,要让本身哀伤呢?倘若晓畅杜甫在长安十年的日子,对杜甫有此悲愤之语就不难理解。全诗首层写主,三层写宾。二层和末层写本身的感受。组织转折而邃密。